浮意落情

一如既往。
更多移步parallelwords.lofter.com

 

Dear Old Girl

Doctor Who

CP:Doctor/T娘(好像也不是CP向的文【【)

1.thief

疯女人出场的时候张牙舞爪。

她尖叫着说:小偷,小偷,我的小偷你在哪里。

彼时她的小偷先生还不知道,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正是相见,某种意义上。尽管他和她已经在一起长达700年从不分离。但是她知道。

毕竟她也是偷走了她的小偷先生的人呢。

“我在寻找一个词,一个严肃、悲伤而又复杂的词。”

到底是什么词,严肃、悲伤而又痛苦?

这个词将比时间还要严肃,比莎士比亚的悲剧故事还要更悲伤,比从悬崖坠下更为痛苦,比砂糖更甜,比时态的使用更为复杂,比时间线更加像一团乱麻。

“我找到了。”

700年前的疯姑娘和她的小偷先生在博物馆里相遇。

彼时的她是一个展览物,一个老古董,一个从未见识过浩瀚宇宙的孤陋寡闻的时光机,他是一个路过此处的游客——一个无名之人,一个不重要的人。

然后他从博物馆里偷走了她。

她从这浩瀚宇宙中偷走了他。

她的小偷总是向她狡辩道:“我没有偷走你——我才不是你的小偷呢!我那是借!借!”

然而她与他相处了整整700年的时间,他的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传奇里都有她相伴,她太过了解这位狡猾的小偷先生了。

“既然是借那就要还,你显然不打算把我还回去。你分明就是偷走了我。不过没关系 ,我也从这宇宙之中偷走了你并且不打算还回去。”

老姑娘说完就笑了。

她从宇宙中偷走了一个疯狂的男人。这个男人带她见识了宇宙之美。

而且她不打算还回去。

她还记得,她的小偷也还记得——700年前的第一次相遇。

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操作台时便被她所吸引,他说她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生物,他叫她作Sexy。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仿若见到浩瀚星辰闪烁于眼前,还有无尽的冒险与快乐的旅程。

于是他从博物馆里偷走了她。

她从这世间万物中偷走了他。

Type40的TARDIS。

和一个疯狂的男人。

A mad man with a blue box.

2.说明书和最棒的飞船

有一个被称为Doctor的传奇。一个疯男人在蓝盒子里环游宇宙拯救世界。

她用牙咬了她的小偷。她说,唔,这滋味可比亲吻好上百倍呢。

不过亲吻时有两个人享受,她咬他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在享受。

这是给不喜欢说明书的驾驶员的一点小惩罚,和只属于疯女人的一些小甜蜜。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奇怪的船长,他有一艘宇宙中最棒的飞船。但是船长不喜欢飞船的说明书——他嫌她的说明书太过复杂。

当然,傲娇的船长总是宣称自己读过说明书并且熟知其中的每一个单字。

个屁。他的飞船说。

船长总是手脚并用来驾驶他的飞船——必要的时候还会用一下锤子啊之类的奇怪的工具。不过即使这样——他的飞船倒也从没有因为他的操作失误而坠毁过。

“因为我喜欢他嘛。”他的飞船说。

嗯。奇怪的船长驾驶着活着的飞船。还是一艘有点调皮的飞船。

他的飞船无限大,甚至可以装下一个游泳池和一个图书馆。好吧,他的确这么干了,船长的口味比较奇怪不给么!

船长花了700年的时间来环游世界。他曾到达宇宙的尽头,他曾见证地球的诞生,他曾一手毁灭自己的故乡 ,他曾拯救万千世界。他曾经拥有很多,然后失去更多。

然而这个奇怪的老男人知道,他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将无畏前行——去见证更多美好,去受到更多伤害,去伤,去痛,去笑,去感受他所深爱着的这个世界。

因为博士不喜欢终结。

他的飞船也和他一样。

疯狂而又善良。

“时态真是一个复杂的东西。”她说。

“你即将说这句话,你说了这句话,我替你说了这句话。”

就算是世界上最好的飞船在面对一些小问题的时候也会显得很混乱呢。

她其实知道自己对他来说不是最好的飞船。他总说她喜欢闹别扭,不过说到底都是因为他喜欢带陌生人回家——奇奇怪怪的形形色色的陌生人。

她看着疯男人把许许多多的陌生人带回家——有的成了旅伴,有的是敌人,有的是老相识。他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最终都和这个孤独的老男人再不相见。

最后总是只剩下蓝盒子和蓝盒子的疯男人。

这个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的故事还会持续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因为博士不喜欢终结。

她不知道把说明书烧了的他到底是怎么学会操纵她的——还弄得有模有样的。他每次都能找到正确的按钮用不正确的方式按下去,然后时光机启动,带他去到他想去的或他不想去的时间与地点。他总是说她不是很靠谱,总是出一些小偏差,从没把他带到他想去的地方。

她有的时候会发脾气——在他带了些奇奇怪怪的陌生人回来的时候。她会不听使唤,或者是故意欺负一下新人。

这个700年没读过说明书的老男人在这700年来一直都用错误的方式推开门——尽管蓝盒子的外面明明白白的写着“拉开门”,而他对着这么几个孩子都看得懂的字就是不当一回事,但他总会在她生气的时候轻抚她的控制板,偷偷叫她Sexy。

他会嚣张地在所有人面前炫耀他的飞船是全世界最好的飞船。

尽管他700年来都用错误的方式打开他的飞船。

他却从未停止过向所有人炫耀。

“It's bigger on the inside.”

“你在想和我一样的事情吗?”

“我的姐妹们都死了。”

我在找一个词,它是那么的严肃、悲伤而又复杂。然而到底是什么样的字眼,如此严肃,悲伤而又复杂,拥有灼伤灵魂的温度。

她想起她出生的那个星球,那颗红色的、炽热的、燃烧着的星球。她自那火一样红的土壤中生长出来,她第一眼所见到的便是这个红色的星球:当清风拂过的时候,所有的红色都在跳跃着、跳跃着、跳跃着,仿佛要冲破万有引力的禁锢进入宇宙一探究竟。她想起红色的麦草轻轻摇晃,身穿红衣的孩童在她身边嬉戏欢笑。她想起她的心,她与时间同在,与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地方同在,直至死亡将他们分离。

这些都是驾驶员的说明书里没有提到的。

“我怎么会把你还给世界呢?”

3.My Doctor

就算是博士也会有感到寂寞的时候。

他带着无数人来到他的小盒子里,向他的同伴们展示这神奇的宇宙。

那些像奇迹一样存在着的星球:第五地球,钻石凝成的瀑布,七大行星组成的美丽星系,会说话的苍蝇和鱼,活着的小行星,有两个大脑的渥德和侵略地球的外形黄蜂。宇宙尽头的万星陨落,和万世之初的巨大火球。

博士有许多同伴。

有的成为了他的爱人却不得不与他永远分离,有的成了他的至友却不得不失去与他旅行的所有记忆。他看着他的一些旅伴长大,从11岁的小女孩成长为26岁的美丽少女,他看着他的小女孩与她的百夫长结婚生子,他看着他的姑娘离他远去。有时他的同伴离开他,有时他抛弃了他的同伴。不同的人来了又去,到最后只剩下蓝盒子和孤独的旅客。

蓝盒子里的旅客害怕一个人。

无数次的喋喋不休因为无人回答而戛然而止,无数次建起图书馆和卧室和双人床却无人参观,他无数次走向无数人,无数人无数次离开了他。

有的时候这位孤独的旅客会宣称一个人是更好的旅行方式,然而别忘了和博士旅行的Rule One:The Doctor lies.就像别扭的小孩子在伤透了心之后宣称自己再也不要和别人做朋友一样,说是这么说,却还是讨厌一个人的滋味。

然而有一样东西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他的蓝盒子。疯女人开心地笑着说,你还有你一直都有的——你还有我呢。

他的飞船看着他被变成Bad wolf的她所拯救,他的飞船看着他燃烧整颗恒星来和她道别,他的飞船看着他抹去她的记忆,他的飞船陪他经历了无数次重生,陪他告别旧面目走向新生。她也曾倾尽己力保护着他的同伴们,也曾燃烧自己陪他一起死亡——她一直一直守护着这个疯男人的安全,直至最后变成他的墓碑与他一同老去,矗立在高高的悬崖的边缘。

那些即将发生的和已经发生的一切故事里都有她的身影。

她是一个时间漩涡,遍布宇宙的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处。

“我曾寻找一个词,它是那么严肃、复杂而又悲伤。而我现在已经找到它了。”

“活着。”

活着是一个多么严肃、复杂而又悲伤的字眼儿啊。它贯穿了我的生命,与我一起散落在这宇宙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处。它是那么的真实,而又显得虚幻不已。

然而又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呢?

活着和你一起见证宇宙的无数个奇迹。

My Doctor.

疯男人说,跑吧,我的老女孩。

于是她开始了无穷无尽的奔跑,直至世界的尽头,直至时间的尽头。



 
评论

© 浮意落情 | Powered by LOFTER